北斗,牛!

 

▲ 圆满成功(褚洪杰 摄)

11 月 19 日 2 时 07 分,我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使用长征三号乙 / 远征一号运载火箭成功执行“一箭双星”发射任务,将两颗北斗全球导航卫星(即北斗三号卫星)发射升空。随后,火箭上面级顺利与双星分离,将其送入预定轨道。

▲ 长征三号乙 / 远征一号运载火箭点火升空(南勇 摄)

▲ 长征三号乙 / 远征一号运载火箭起飞(史啸 摄)

本次任务是北斗三号工程的第十次发射,是该系统的第18颗和第19颗卫星,也是我国发射的第42颗和第43颗北斗卫星。此,我国圆满完成北斗全球卫星导航系统的基本系统的组网部署,迈出中国北斗从国内走向国际、从区域走向全球的“关键一步”。该系统将于今年年底前开通运行,向“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提供基本导航服务。

▲ 长征三号乙 / 远征一号运载火箭起飞 动图

▲ 长征三号乙 / 远征一号运载火箭起飞 视频

2009 年,经国家批准,北斗三号工程正式启动实施。2017 年 11 月 5 日,我国实施了首次北斗三号组网卫星发射任务。短短 1 年时间,我国先后将 19 颗北斗三号导航卫星送入预定轨道,组网发射最短间隔 17 天,创造了北斗组网发射历史上高密度、高成功率的新纪录。

▲ 卫星转运(史啸 摄)

据悉,北斗三号不仅覆盖范围提升至全球,在技术体制上也实现性能提升和服务扩展,定位精度提升至 2.5 至 5 米,较北斗二号提升 1 至 2 倍。北斗系统已成为中国实施改革开放 40 年来取得的重要成就之一。

▲ 火箭吊装(史啸 摄)

执行本次发射任务的长征三号乙 / 远征一号运载火箭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一院抓总研制,它是由基础级和上面级组成的四级火箭,基础级火箭是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的基础上,为适应采用上面级而改进研制的捆绑式三级液体火箭,其一子级上捆绑了 4 个助推器。上面级是为发射我国新一代北斗卫星而专门研制的采用常规推进剂的轨道运载器。

▲ 长征三号乙 / 远征一号运载火箭整装待发(史啸 摄)

此次发射是长征系列运载火箭的第 291 次发射,同时也是本年度长征系列运载火箭的第 31 次飞行。

相关阅读??

两颗北斗三号卫星凌晨成功发射,听听火箭“加油指挥官”的现场感受

11 月 19 日凌晨 2 时许,中国四川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成功以“一箭双星”的形式将两颗北斗三号导航中圆地球轨道卫星送入既定轨道。这标志着北斗三号基本系统星座将部署圆满完成,迈出中国北斗从国内走向国际、从区域走向全球的“关键一步”。

这是西昌卫星发射中心 2018 年的第 15 次成功发射,进一步刷新了先前最多每年 9 颗的发射纪录。如此高频率的发射,在航天人的眼中是什么样的呢?

今天早晨 2 点 07 分,西昌卫星发射中心长征三号火箭发射现场。

陈复忠是西昌发射中心液氢加注指挥员,在他 29 年的职业生涯,这已经是他见证的第 117 次成功发射。

1990 年 3 月,18 岁的陈复忠怀揣着“为国争光”的理想,远离山东老家,来到四川大凉山的山沟沟里,开始了他的航天职业生涯。“我参加的第一次任务,就是亚洲一号,现在想起来真的很幸运,一下子就让我真正体会到了这份事业的光荣感。” 陈复忠回忆道。

陈复忠在发射指挥中心工作。

1990 年 4 月 7 日 21 时 29 分,长征三号运载火箭托举亚洲一号卫星,在中心 3 号工位点火升空,21 时 50 分,星箭分离,卫星准确入轨,创造了休斯公司出售的所有 32 颗卫星入轨精度的最高纪录。亚洲一号也是我国首颗发射成功的商业卫星,标志着我国成为世界第三、亚洲第一个步入国际商业发射市场的国家,用陈复忠的话说,是我国航天行业技术“走出去”的里程碑。

回忆起当年的情形,陈复忠说,“亚洲一号的发射任务中,我其实没有真正参与到具体的一些操作,只是在一根电线杆下站岗放哨,保卫有限的传输线路,确保火箭发射点火” 。

陈复忠在发射指挥中心工作。

当时我国火箭发射技术还处于“控制台矩阵控制电钮”时代,他最初负责为火箭加注常规燃料四氧化二氮和偏二甲肼,一直到 1993 年才开始学习参与更有“技术含量”的液氢加注。“早先还没有电脑自动化的操作,控制台通过或非原理的矩阵编程来控制加注过程,进行各项数据测量,包括加注速度,阀门控制。”

液氢加注的主要风险在于氢气虽然燃烧无有毒气体,但是状态不稳定,易燃易爆。针对这一风险,火箭氢气燃料加注就要求是超低温的液氢。陈复忠说,“氢气的爆炸浓度范围广,在 4% 到 73.5%。而且引爆氢气的能量特别小。我们有个传统的说法,用米粒大的石子从一米的高度坠落到地面所产生的额能量就可以引爆 ( 氢氧混合物 ) 。甚至无处不在的静电都可以引爆。”

从 1990 年的亚洲一号算起到刚完成的北斗三号导航卫星双星,陈复忠经历鉴证了西昌发射中心 117 次发射。“我感受最深的就是,从我刚开始工作的 90 年代,我国的航天发射一年只有一次到两次,到现在已经达到了一年十几次,这样的卓越进步让我切身体会到我国航天事业的巨大进步与发展,”陈复忠说,“这样的进步离不开技术的发展,尤其一些质量管理体系的完整引进,使得火箭发射每一项的操作程序化,表格化,比起老师傅的口口相传,现在有了更加细致严谨的标准。”

从 2006 年开始,中心开始使用计算机自动化系统,管控操作火箭发射,这也大大提升了工作的效率和准确性。陈复忠强调说,“现在的每次发射,对于我来说都是同样工作的重复,但我始终提醒自己,这样的懈怠容易造成疏忽大意,经验主义心态绝不能有,这也是工作到今天对于我来说最大的挑战。”

以北斗三号双星发射为例,他工作是在火箭发射前的 5.5 小时开始指挥操纵火箭燃料加注,这样的过程持续到发射前的 2 分半。“我的最后一个动作,是观察当火箭最下端冒烟时,伴随连接器零件脱落。”他解释说,“如果你把火箭比喻成一辆出发前加油的汽车,最后脱落的部分就是油枪,这是我负责的部分。油枪不拔出来,火箭就不能点火发射,所以时间一定要做到准时定量。”

明年陈复忠就将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步入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三十年。现在西昌中心加注部门的十几个同志都是他的弟子,其中不乏和他一样带着航天梦想的大学本科生,研究生。“能够坚守这个岗位 30 年的不多,”陈复忠说到这,眼里充满了一个中国老航天人的骄傲以及对身边年轻的同志们的期许。(执笔:环球时报赴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特派记者 邓孝慈)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
默克尔专机发生故障 德国空军:排除人为破坏因素
环球网  7小时前
来自清华大学军民融合高端人才培训班的报告,请查收
解放军报融媒体  5小时前
万户家中水管流“墨汁” 供水集团:不在规划内
中国之声  15小时前
“二战发生了啥?我们干了啥来着?这段剪了别播…”
观察者网  6小时前
G20最尴尬领导人:来时是总统,回国变前任
观察者网  5小时前
劳木:驻外记者,改革开放的受益人群
环球网  5小时前
韶关举办旅游文化产业投融资对接会,成功吸金265....
南方+  7小时前
针孔摄像头正对大床 酒店:难道要跪下道歉?
江苏新闻  9小时前
欧盟高级官员:将于下月延长对俄罗斯经济制裁
环球网  5小时前
民粹反对疫苗 欧洲麻疹三年增八倍
观察者网  4小时前
潜江列隙电子商务有限公司